您的位置: 九龙坡信息网 > 时尚

揭开迁徙圣战真相境外恐怖组织篡改教义

发布时间:2019-11-22 20:47:19

揭开“迁徙圣战”真相:境外恐怖组织篡改教义

揭开“迁徙圣战”真相系列报道

“迁徙圣战”法理不容

宗教极端势力将“迁徙”和“圣战”进行捆绑,歪曲教义,煽动暴力恐怖,成为国际公害。世界各国均在完善反恐法律体系,并采取措施“去极端化”,专家指出,国际社会还将进一步联手,共同打击极端势力和跨国恐怖犯罪。

境外恐怖组织篡改教义

新疆警方近年来破获的一系列打着“迁徙圣战”旗号的非法出境犯罪活动,幕后都有着境外恐怖组织操纵的背景。

中国兰州大学中亚研究所所长杨恕是中国社科院上海合作组织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他便一直跟踪研究国际上恐怖活动的成因、特点、规律以及重大反恐活动。“境外恐怖组织在加紧向中国境内渗透的过程中,均以宗教名义自我包装。”杨恕介绍。

“伊吉拉特”源于伊斯兰教历史上一次重大事件。公元622年,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率领信徒由麦加出走麦地那,从而发展和壮大了实力,为最终光复麦加奠定了基础。这一事件被后世的极端主义者篡改后加以利用。

杨恕介绍,“伊吉拉特”是在当时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既不是教义规定,更不是充斥暴力。穆罕默德留下“圣训”:“光复麦加后迁徙不再是必须的。”十分重要的是,“迁徙”到麦地那的穆斯林群众与当地不同民族、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族群建立了很好的关系,与基督教、犹太教在信仰上实现了相互尊重、和谐共存,这次“迁徙”事件成为伊斯兰教的一个历史转折点。

后世的伊斯兰极端主义者将“迁徙”和“圣战”进行捆绑,作出歪曲和极端化解释,成为当前暴力恐怖主义的精神支柱和思想根源。

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宗教极端思想在新疆渗透加剧。从1996年开始,新疆一些暴力恐怖分子、民族分裂分子和宗教极端分子外逃出境,与国际恐怖分子和组织相勾结,篡改宗教教义、捏造“宗教迫害”,用欺诈手段煽动信教群众“迁徙”,鼓吹“圣战”,并依托其在境外恐怖组织基地进行暴恐训练,继而策划组织境内实施暴力恐怖犯罪活动。特别是随着信息技术发展,境外恐怖组织大肆制作传播暴恐音视频,鼓吹“迁徙圣战”等宗教极端思想。在新疆警方破获的案件中,90%以上的暴恐案件都受到“迁徙圣战”(伊吉拉特)思想影响或由“伊吉拉特”团伙直接实施。

“伊斯兰教义中,先知从来没有主张和提倡暴力。”新疆伊斯兰教协会副秘书长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说,恐怖组织宣扬的那套极端思想,本身就是对伊斯兰教义的侮辱。“暴力恐怖活动不是‘吉哈德’而是犯罪,《古兰经》说,‘谁要杀害无辜的生命相当于杀害了全人类‘’无论是谁,救了他人的性命,相当于救了全人类’‘你们不要危害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安全’;《圣训》说,‘不要伤害自己和他人’。”

“暴力恐怖、宗教极端是当今世界性的灾难,包括伊斯兰国家人民在内的全人类都对此强烈谴责。”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说。

“三盲”人员是易感人群

经过十余年“迁徙圣战”极端思想的蛊惑和教唆,近年来新疆“伊吉拉特”活动更加活跃,一些不明真相的穆斯林群众受蛊惑后走上“伊吉拉特”之路,沦为“蛇头”的赚钱工具。他们变卖土地、房产等生产生活资料,辗转多个国家,往往陷入极度贫困,甚至家破人亡,而参与“伊吉拉特”的最终后果就是成为“圣战”的炮灰。

杨恕在国际案例研究中发现了不少荒唐的现象。“我们研究中亚的例子,发现一些极端主义者、暴力恐怖分子连《古兰经》都没认真看过,却认为宗教极端势力是穆斯林的权威,这个现象比较普遍,非常荒唐。”

不久前,在新疆第一监狱举办的“宗教辨析会”现场,聆听了一场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和服刑人员之间的对话。听讲的17名服刑人员,均是因犯“分裂国家罪”或“组织、领导、参加恐怖组织罪”而受到法律制裁。

服刑人员纷纷就在宗教方面的疑惑进行提问,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一一解答。在服刑人员的自我介绍中,他们并没有多少宗教方面的知识,均是受宗教极端思想蛊惑走向犯罪。

新疆第一监狱服刑人员麦麦提艾力卡米尔丁在辨析会结束后说:“我的个人体会是,那些人(宗教极端势力)打着伊斯兰的旗号,就是利用人们对宗教最淳朴的感情来达到自己的目的,所以大家得看清他们的意图,不要误入歧途。”

阿布都瓦依提赛迪瓦卡斯对《古兰经》《圣训》等伊斯兰教经典有着35年学习研究的经历,精通阿拉伯语。像这样的宗教辨析会,他曾主讲过一百多场,而此前他也曾对涉暴恐犯罪服刑人员的犯罪成因、思想动态进行大量一手调研。他总结,这类人有三个突出特点:“首先文化水平低、对事物的认知能力低;第二是不懂法;第三是对伊斯兰教认识不够,甚至连基础知识都没有。文盲、法盲加‘教盲’,‘三盲’人员成为最易受宗教极端思想影响的人群。”

宗教极端于法不容

宗教极端势力成为国际公害,严重影响国际社会安全与稳定。近年来,受宗教极端思想渗透和蛊惑,各国均有极端分子赴叙利亚、伊拉克等国进行“圣战”,并有回流国内实施暴恐犯罪的迹象。

根据欧盟刑警组织去年6月公布的数据,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圣战”的人数已超过3000人,其中来自法国、英国、德国、比利时和荷兰的人数占相当大的比例。

在中国,借“伊吉拉特”之名,非法出境和参与暴恐犯罪,将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介绍,去年联合国安理会通过决议,要求成员国阻止本国的极端分子或恐怖分子出国参加暴恐活动。法国通过反恐法案,对涉嫌出国从事恐怖活动的人,吊销护照、没收身份证件。英国新反恐法规定相关部门有权没收可能前往恐怖活动敏感国家的潜在极端分子的护照并要求其搬离原住地。

“第二种措施是阻止已经出去的人员回国,防止这些人回流后在国内组织发动暴恐袭击。”李伟说。英国立法规定,政府可对英籍赴中东地区参战人员采取发布“临时驱逐令”等管制措施,对已回流人员可采取一定人身限制措施并强令其报告出行计划。

李伟介绍,国际社会将传播极端思想也纳入到法律监管的范围。英国、法国、德国、荷兰、比利时等越来越多的国家对反恐法进行修改。意大利在刑法层面引入新罪,规定幕后进行宣传、教唆、招募活动构成犯罪,被“哈里发”和“伊斯兰国”吸引、意欲加入恐怖组织或越境前往战斗地区亦构成犯罪。

各国严厉打击招募人员赴叙利亚参战的组织和个人,并以策划恐怖主义活动罪名逮捕、控告赴叙参战人员。

欧盟鼓励成员国加强对极端分子的追踪和控制。法国在“准圣战分子”尚未离境或抵达叙利亚之前就实施逮捕。英国在嫌疑人尚未行动之前就控告其实施恐怖活动。澳大利亚反恐法禁止公民无正当理由前往恐怖组织活跃的热点地区,违者最高可判10年监禁。

加大反恐力度,维护国家安全和国际秩序成为国际社会共识,各国除了完善反恐法律体系,还采取各种措施“去极端化”。“进一步加强国际合作、共同打击极端势力和跨国恐怖犯罪将成为国际社会的必然选择。”杨恕分析。(本报/江闻)

“迁徙圣战”禁锢思想泯灭人性

连日来,专题片《谎言包装下的“迁徙圣战路”》在新疆电视台多个频道滚动播出。8日,本报采写的揭开“迁徙圣战”真相系列报道(四)——《恐怖组织说一套做一套妇女儿童饱受戕害》由自治区各主要媒体统一刊发,在天山南北广大干部群众中引起强烈反响。大家纷纷表示,一定要认清“迁徙圣战”的骗局,坚定政治立场,与宗教极端势力作斗争。

在事实面前,谎言不攻自破

“加入宗教极端组织的妇女生病得不到救治,生孩子没有专业的医生和医疗设施,医生甚至还隔着衣服给人打针,我和爱人看到都感到心痛。”新疆军区某部干部刘帅说,组织内的普通成员在困顿中挣扎,组织头目却过着优裕的生活,在事实面前,“伊吉拉特”是最好出路的谎言不攻自破。

沙湾县牛圈子牧场交勒萨依队村民阿布力哈孜说:“千万不要上宗教极端分子的当,毁了自己,毁了孩子。我们有句谚语‘你如果干了坏事情,天堂里没有你躺的地方’。”

专题片中,阿不力米提努尔敦的惨痛经历令人震惊,新疆军区某部下士朱云辉说,宗教极端分子宣扬的‘圣战’之路和天堂生活都是虚假的,他们甚至残害妇女儿童,希望所有人都能认识到宗教极端分子诈骗钱财、反社会的真实面目。

“好端端的一个人就被宗教极端思想给毒害了。我既同情他们受了残害,也憎恶他们轻信蛊惑,让孩子跟着受罪。”吐鲁番市高昌区新站干果摊摊主茹仙古丽买买提说,大家都应好好珍惜生活,千万不能上当受骗。

让妇女儿童快乐生活、健康成长

“手中的枪代替了幼童应有快乐,妇女儿童生了病得不到医治,只能忍受病痛的煎熬。享乐腐败、等级森严、随意草菅人命的境外恐怖组织……”自治区第一监狱干部陈婕说,这些场景令人气愤,所谓“圣战”天堂,实质上是人间地狱。为了让妇女儿童共享阳光、快乐生活,对那些极端宗教分子要严厉打击,使其无处躲藏。

妇女儿童需要社会大家庭的关爱,然而,极端分子却打着“圣战”的旗号,对他们进行非人道的虐待,这种行径令人发指!玛纳斯县委编办工作人员钱瑞娟对此感到无比愤慨。她说:“我们绝不允许宗教极端势力破坏我们的美好生活,要提高警惕,共同抵御极端势力的思想渗透,让妇女儿童快乐生活、健康成长!”

观看了《谎言包装下的“迁徙圣战路”》,新疆军区某部队政治委员刘焜坚定地表示:“我们要积极配合驻地政府,宣传党的民族宗教政策,全力做好驻地群众的教育引导工作,共同维护各族人民大团结的良好局面。”

自觉远离宗教极端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观看揭秘“迁徙圣战”真相的专题片后,吐鲁番市委统战部部长、高昌区二堡乡古城村工作组组长艾合买提亚森说:“‘三股势力’为了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一方面制造舆论、蛊惑人心,一方面大搞暴力恐怖活动。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制造混乱,破坏社会安定。”

从宗教极端主义的定义和现实表现来看,它不属于宗教范畴的问题,而是纯粹的政治问题。乌鲁木齐市和平路街道三山社区党支部书记帕提古丽加帕尔说:“宗教极端主义已成为危害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一颗毒瘤,我们与宗教极端主义势不两立,我们只有团结一致,才能在这场反分裂的战役中取得胜利。”

乌鲁木齐市妇联住友好北路片区管委会石家园子社区工作组组长刘亚红认为,所谓“迁徙圣战”是一小撮坏人披着宗教的外衣,以“圣战”为幌子,实施恐怖活动,搞祖国分裂,这样的行为是反人类、反社会的。她要呼吁社区信教群众认清宗教极端分子的反动本质,自觉远离宗教极端,珍惜现在的美好生活。

“青年人参与所谓‘圣战’,其实是上了坏人的当,充当了极端组织的傀儡。”乌鲁木齐市骑马山社区工作人员努尔依曼说,为了家庭幸福,为了妇女和儿童健康,年轻人更要擦亮眼睛,明辨是非,不能被谎言迷惑,要自觉与宗教极端势力做斗争。(本报李琳、赵春华、赵军、王东、何进、哈斯叶提居玛通讯员王小静、马建山、买买提亚库甫、米丽古丽、董生祥、范春海、黄海、刘健、魏疆采写)

原标题:揭开“迁徙圣战”真相:境外恐怖组织篡改教义

稿源:中新

作者:

回转窑设备
养护
民生评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