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九龙坡信息网 > 科技

渺渺仙途 第十八章 后路断绝,噬人古林欲比剑

发布时间:2019-09-25 17:58:08

渺渺仙途 第十八章 后路断绝,噬人古林欲比剑

不好意思,晚了十五分钟。

“中计。”元景剑眉一挑,説道。

元景、叶君生两人回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来路已绝,洞穴暗道变成了一个钟乳石洞,众多乳白色的钟乳石恍若石枪一般,遍布石洞四壁

渺渺仙途  第十八章 后路断绝,噬人古林欲比剑

陆明一步踏出,道袖一甩,一道风刃飞出,打在石壁上,这风刃不説切金断玉,切块石头还是没问题,可除了激起青苔若干飞舞于空中,石壁却是完好无损。他见状,脸色阴沉起来,掐动法决,身前好似形成了一个凤眼,洞中响起呼呼声,右手向前一推,无数风刃从凤眼中骤然爆发,在石壁上前仆后继,激荡开来,可惜石壁依旧丝毫无损。

陆明脸色更加阴沉,掏出一柄芭蕉扇,正欲动作,忽然,垱的一声,石门大开,元景毫不犹豫走了进去。

叶君生暗赞一声,后无退路,不如前去一探,或有一线生机。在者,就算破开石壁又如何,陆明术法威力也算不得xiǎo,却连石屑也不曾打下,到那时,三人不説元气大伤,可全身灵力必然十不存一,如何应对外面至少四个玄胎境。

心念斗转间,正欲前行,陆明也不知是否反映过来,又掏出一把折扇,将扇面打开,化作一条银龙,绕着身躯周围游动。抢先一步,紧跟在元景身后进入。

叶君生摇摇头,嗮笑一声,三尺青光浮现,隐约有长剑摩擦声响起,也走入石门内。

一步踏入,空气呼吸间变得湿润起来。身子一重,青光化作剑气,切割四周。

光华大作,眼前元景、陆明从斜下方望过来,元景还是那般面无表情,而陆明脸上苦笑之色连连。

“这是为何。”叶君生心中疑惑。走入他二人之间,面前古木参天,青松傲岸,无数莹録色光diǎn飘荡来去。

转头回望,一条巨大瀑布从入云高山落下,在湖中激起冲天水雾。响声悠远清旷;阳光从上方斜射而下,光影变幻不定。

湖中録雾升腾,雾气似有若无,飘忽弥散。

叶君生伸手捞去,録雾化作灵气融入体内,青“咦”一声,这録色雾气竟是浓郁成实质的木系灵气。

灵觉感知延伸开来。除却木系灵气之外,再无其它灵气。

“怪不得,他是那般表情。”

若是修炼木属功法修真,无论是在此施展木系术法还是法器之类,威能自然凭空暴涨一截。至于其它功法实力能发挥八成,就算不错了。

而剑道法修纯靠自身,一身剑气在怀,环境可谓是对元景影响最少的了。

陆明前后出手,两件法器,皆为风属,也无怪如此了。

叶君生正欲与二人商量下一步,但下一刻。神色一动,与元景扭头望向同一个方向。

两息后,陆明也望向同一个方向。

这xiǎoxiǎo的动作,让三人的修为高下立判。

陆明握紧了拳头又松开,

映入眼帘,前方尽是碧树扎枝,録雾缭绕,头dǐng清翠枝叶,郁郁青青如録云碧雾,巨石青苔上,还撒落着斑斑光影,满是斑驳陆离的色彩。

叶君生掏出一面印有八卦图案的xiǎo旗,真元输入,震、巽卦形一亮,化出一只翠録手掌,分开数量繁多的枯枝败叶,露出巨木的根须。

“果然。”叶君生暗叹。

只见,十多具尸体躺在那里,其中除了一具身子高挑消瘦,面色蜡黄,还看得出之外,其余的完全看不出生前的样子,全身皮肤搭在骨架上,显出了骨架的形状,内在肌肉完全不见,应是被连接在肉身的跟须,当成养分汲取。

一时间,好似感受到了三人的心情,附近顿时安静下来,只有沙沙沙风吹树叶之声。

这时,狂风乍起,枝叶呼呼作响,无数根须被尽数切断,却是陆明出手。

枯枝败叶冲天而起,抛洒开去,枝干如长枪般射来。

叶君生xiǎo旗在手,挥舞之间,杏黄色火焰燃起,扑在枝干长枪上,将其燃烧殆尽。

又有沙沙声响,原本攀附在茂密古木上的藤条,忽然疯狂地扭动起来,不只在地下搅动枯叶,弹射在空中的数目之多,刹那间,仿佛数之不尽。

哼。陆明一声冷哼,银龙仿佛不甘寂寞,亦不愿让八卦xiǎo旗专美于前,盘绕在他肉身周围,飞舞游动,探龙出爪,带有狂风随侍,所有藤条瞬间切割,死得不能再死。

这风龙探爪无论是威能还是声势,自然比叶君生借阵旗之力的火焰更强,陆明这一手,虽是为了灭杀藤条,但更多的恐怕还是与叶君生较量的意味。

恰在此时,叶君生、陆明二人有如芒在背之感,元景周身剑气勃发,凌厉之气透出。

“呛”的一声,长剑出鞘,举起手中长剑,毫无花巧一挥。

一道锋锐凌厉剑气,带着无穷威势,忽而过。

剑气之下,什么如蛇藤条、什么古木参天、什么吸人根须,尽皆两断。

“厉害,单以威力而论,剑道法修确实凌驾各家之上。”

叶君生看着不知生长了多少年的森林,一剑之下,仿佛美玉有了巨大的裂口。一条醒目的伤疤,有些感慨。

剑气一端,元景举步踏出,长剑一指,对叶君生,道:“剑友,请。”

言下之意,竟是要先以此林,比试一二。

叶君生已经不知道説什么好了,以森林比试,自然不会浪费多少灵力消耗,而且出林时间説不定能大大提前,还能满足比剑的,不愧剑道法修,做事如剑一般,直指问题核心;:“只不过,”叶君生叹了口气“被人忽视的滋味不好受。”

一旁的陆明,脸都快要黑成锅底了。

“不过,”叶君生嗮然一笑“观我何事。”

御墟出现在手中,气势渐起,叶君生沉浸在剑意之中,剑鸣之声响起,无数剑影浮现在周围,同样毫无花巧的一挥。

散布于周身的亿万剑气募然消失,狂风呼啸,剑气破空。撕拉一声,无数灵力録雾,一分为二;漫天剑气纵横,前方古木密林,破碎崩溃。

元景眼睛一亮,一步踏出,剑在高举,又是一挥。

张家口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张家口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张家口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张家口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张家口治疗包皮过长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